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宣化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64119|回复: 0

炊烟升起的地方是故乡(张立国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8-25 14:24:1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1.jpg

  我总认为,故乡的天空,是让炊烟撑起来的。炊烟下的那个故乡小村落,虽然很古老破败,但劳碌了一天地里活儿,一家人在自家的闲院里,围坐在小桌前吃饭,在温暖的炕头上休息,在大门口跟街邻说说闲话……总让故乡人感到日子有着无限的幸福和满足。
  故乡的炊烟和他乡的炊烟一样,在早、中、晚三个时间里,定会载着淡淡草木灰的香气,在浓浓的原始氛围中缓缓升起,然后,一缕缕飘向明朗或暮合的天空。有时,炊烟被微风扯成丝丝缕缕,微微跃动着,懒散地拥入天空的怀抱,与白云亲密地拥吻着,一起做着甜甜的梦。
  经常采风于乡间,一见到小村落的烟囱中飘出的炊烟,我便会想起那暮色中的故乡,想起氤氲在故乡村落上空那淡青的烟雾,心底里仿佛有一双温柔的手,在弹拨着思乡的琴弦。动情中,感觉故乡那淡淡而温暖的草木灰的香气,热气腾腾的灶房仿佛就在眼前。
  我记得,在我上中学时,母亲常对我说:“你爸恋家呀,看不到家里的大烟囱就想哭”。母亲的话没有什么哲理可言,但话中却蕴含着一种贴心的温暖。我自然知道母亲话中的意思,那就是,身在外地工作的父亲,眼睛与心自始至终地与故乡的那缕炊烟在一起纠缠。因为,炊烟里有父亲放弃不下的情结——那就是家。如今的我,也正如当年的父亲一样,在外地仰望着故乡的炊烟,想念着自己的家。故乡与家虽贫瘠粗陋,但炊烟是温暖的。炊烟,带着温暖的亲情,飘在父亲与我的灵魂里,时时激发我们两代人内心对家深沉的爱,这爱不管不顾,只是向着故乡的土地奔涌而去。
  故乡的庄稼地活儿多,人们通常起身早,炊烟飘起来的也早。我清楚的记得,天还没有完全亮。空气中还散发着潮湿的场院和牲口粪便气味,雾霭后面村子里的公鸡懒懒地啼着,狗在房舍的台阶下睡觉,老母鸡蹲在屋旁树的枝桠上也在睡觉的时候,故乡小村落里,家家户户的烟囱里,就冒出了一缕缕飘渺的炊烟。有炊烟弥漫着,清晨的雾气就显得格外重,隔远处看,村庄、树影雾雾绰绰的,鸟儿躲在不为人察觉的树枝上,在炊烟里鸣啾着。
  有时,村里人家屋顶上的炊烟也不是同时冒的。有早有晚,有出格的懒夫妻们干脆省了早上这一顿,让烟囱歇到中午再冒烟。
  带着审美的眼光去看,故乡清晨的炊烟是最美的。淡淡的、蓝蓝的炊烟,在小村落里的房舍、绿树上弥漫,很容易让人想起清晨山野树林里飘动的雾霭。晨风吹来,村庄便脱去轻纱般的睡衣,裸露出乡村初醒的清新与美丽。这时,拍翅的鸡,蹒跚的牛,乱窜的猪,蹦跳的孩子,井边的姑娘,拾粪的老汉,屋顶的炊烟,无不生气盎然,醉人眼目。尤其是公鸡们拍着花哨的翅膀飞到墙垣竹篱上自豪地叫过之后,往往要缠住看上的母鸡调戏一番,更是渲染着故乡早晨的气氛。这样的早晨,让人感到神清气爽,无比愉悦。
  吃过早饭后,除去到地里干活的人,村子里在家的大人,小人,男人,女人,外加几条好事的狗,都会三三两两地聚在一块地方闲聊。老者们的脸上一律皱纹密布,那皱纹最深的自然也就是最老的老者了。他们皆面目慈祥,不时地给旁边的后生家讲个关于村子从前的故事。这时的太阳是懒懒的,却是一副乐融融的样子。
  傍晚的炊烟,从高矮不一的房顶袅袅升起,在晚霞的照射下,缭绕在炊烟里的那小村落,升腾着一种朴实,一种单纯,越发显得古朴、恬静、美丽迷人。烟缕渲染着黄昏的景色,田间的人们,在炊烟的呼唤下,赶着车的,背着锄的,顺着村道走回来。顿时,牛的哞哞声,大车的隆隆声,打水辘轳的轧轧声,狗咬声,鸡叫声,人们说话嚷叫声……将炊烟下的村庄的傍晚变得充实起来。
  很快地,夜幕像块幕布似的以看得见的速度从西面走来,使得小村里的炊烟正在缓缓地融入夜幕,被无边的夜幕同化。接下来,吃过晚饭的人们,陆陆续续地来到村中的古戏台前聚齐。古戏台既古且老,内外墙斑剥得厉害,但戏台顶巍然翘立地“山”字形建筑依然威风凛凛。古戏台是给村里人带来无限快活的地方。散尽炊烟的村里人聚会看戏都在这里。平时,没有戏和电影看,村里的一群后生家便围着一个老者听他讲古。老者的眼睛半睁半闭,怡然自得。他说开天辟地的不光是盘古,还有扁古,扁古是盘古的爷老子。无论老者怎样的瞎讲,后生们都相信,必定那是远古里的事了。也有些人聚在古戏台下打扑克。输了的人并不输什么,只是乖乖地将鼻子伸到赢家的面前,让他们刮三下。热闹时,常有些不知深浅的女人们前来围观,这时调皮些的男人免不了会说几句荤话让大家笑笑,胆大些的甚至在围观的女人的脸上或屁股上拧一把也不算出格。
  这是人的世界啊!
  故乡的炊烟,包含有太多太多的内容。
  那时候,我和小伙伴们一起捉迷藏,或是拿着棍棒习武耍弄,把那片炊烟下的土地舞动的风生水起。从午后一直到黄昏,我和小伙伴们的欢乐和笑声始终溢满在炊烟中的村落里,时时引来大人们远远的驻足观看,还不时响起一阵阵的叫好声。
  在古城居住,多少个日子里,我常用自己的心,丈量着古城与故乡的距离,可是,不管我怎样地用心去丈量,想拉近我心与古城之间的距离,古城对我来说,心灵之中却永远是陌生的。古城并非不可爱,我只认为:在没有炊烟的古城里生活,我的心是空落落的,感到有一种无助的孤寂。
  随着年龄的增长,怀乡的情绪渐渐地浓了,旷野里的那缕缕炊烟,时时在我思乡的的情绪中缭绕着,经久不散。我曾感慨,炊烟就是母亲对儿子归家的声声呼唤,那声音,是那么的亲切、自然而谙熟,总让人有一种归家后的甜蜜、疲惫时的抚慰。时常,我的眼睛因看见炊烟的升起而高兴的噙着眼泪,好想再一次,闻一闻故乡炊烟的味道,好想再一次,闻一闻锅台旁边腾腾的热气……
  如今,在故乡,我很难再看到昔日村庄里飘起的炊烟,因为故乡的瓦房和草房越来越少了,土灶和烟囱也越来越稀有了。偶尔飘起的一缕炊烟,似乎在告诉着我,这将是故乡最后的风景。昔日那几十根甚至上百根烟囱飘出袅袅炊烟的景象,只有永远珍藏在我的记忆深处了。
  那一刻,我不想多说什么,我只想起了我离开多年的母亲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宣化文苑---- 宣化人的网上家园 ( 冀ICP备13002250号-12 )

GMT+8, 2021-3-1 18:11 , Processed in 0.117470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联系电话:13400461018; QQ:824344191, 2092558354

© 2012-2013 xuanhuasc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张家口红枫网络信息服务中心版权所有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